网站首页 集团概况 新闻中心 产业产品 史海钩沉 文苑撷英 艺术长廊 影像淮矿 淮矿微博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文化长廊 > 文苑撷英 浏览正文
 
【散文两章】淮河大桥的清晨 作者:刘海
 时间:2017年11月10日14:59:50 来源:淮南矿业网 编辑:胡娜
 
淮河大桥的清晨

    从淮河以南到潘集,淮河大桥是主要通道,每每路过,我最喜欢清晨时分的大桥,从桥上眺望淮河,淡青色的晨雾,抹一缕淡淡的温情,向远处极目,一轮浅红在水天相接处缓缓攀升。

    河中心,一处凸起的浅滩,几艘小船三三两两围在它身边,像玩累的孩子围在母亲身边歇息。不多时,太阳已经爬到高处,阳光洒下来,河面上泛起耀眼的金黄,像一条润暖的玉带蜿蜒伸展,偶尔,有几艘大船满载货物游过,不时,响几声鸣笛,惊醒睡梦中的野鸭,河水腾起几朵浪花,跃起又落下,汽笛的余音中,它们装着满满的希望向远方驶去。

    河的两岸,是广袤的平原,一道道犁沟,在天空下铺展,等待播种,四季的种子在土地的腹内孕育。到了收获的季节,大片的金黄闪烁喜悦,和太阳的光泽一起歌唱,这时候,总有一艘小木船,晃悠悠的从北岸摇到南岸,一头白发的老伯挑着一筐翠绿走下岸,他说,诺,潘集酥瓜,汁多味甜,翠绿翠绿的。一位朴实的大婶挎着篮子走下来,她说,诺,大河北的花生,红皮的,嘎嘣一下,那个香,那个脆,哎呦,真好吃。一位精瘦的后生挑着一担玉白晃悠悠下岸,他说,诺,祈集豆腐,切不断,煮不烂,水灵灵的细嫩咯。这些淳朴的庄稼人,汗珠在额头上打滚,那些风雨、霜雪、烈日的磨练,仿佛不曾有过,此刻,他(她)们都是一脸的喜气和自豪。

    一阵风吹来,鸟鸣声声,几缕干草、树叶在空中飞舞,麻雀蹦跳着寻食,白鹅扭动着屁股下水,黄牛撅着嘴,眸——,喊醒惺忪的睡眼,有稀落的身影在土地上弯腰,把远处的天空弯成一副农作的剪影,这里的天空虽然不是那种明净的蓝,但这里的天空让我感到朴实亲切,就像人们的眼睛,微笑、忧伤、愤怒、快乐,一切源于天籁。

    天空渐渐明朗,大桥上的车辆开始增多,那些坐在舒适的车厢里的人们是否留意这自然的美景,我想,美,时刻在我们身边,你的心里有什么,你的眼睛就看到什么风景,我们在看风景,风景也在看我们,在相互的对视里,彼此都是风景。

冬日的脚步

    池塘结冰时,对面的矮树林“哧溜”一下就摸到了,大河北偏僻的村庄,还残留一些芋头干味,干草、牛粪、羊屎蛋,散落在干硬的土坷垃上,早起的老汉,在自家地头摸摸看看,不放心地端详。大地一片白茫茫,薄雾轻轻拂动。

    远处的山头,巍巍矗立,仿佛威严的老人,目视着一切坚冰下的可疑。隐约传来一些响动,或许是一只野兔,或许是一只狐狸,也或许是童话中的小矮人,总之,一阵稀索之后,满眼又归于寂静。

    冬夜,适合聆听,没有完全冻住的水滴从遥远的地下深处发出“叮咚、叮咚”的悦耳声,缓慢而悠长。村落的芦花鸡探着脖子偶尔发出“咕咕”“唧唧”,它们大概不知梦乡何味,总是在间断的沉默中发出一点响动,惊醒黑夜的瞌睡。

    村庄,披着厚厚的雪衣,垂下的冰溜子挂在眉前身后,它们弯着腰低下头颅,远远望去,像拄着拐杖相互絮叨家常的老人,是的,村庄老了,在宽阔的雪原上也能看到白眉三千丈,而眼前的孩子们在它长长的眉须间玩耍嬉闹,此刻,一轮朝阳贴着冰面悄悄染红村庄的额头。

    冬日的脚步走了很久,水面有炸裂的声音,轻微的、小心的,生怕引起别人的注意,河床下掀起沽沽的生动,一条大河开始卸下厚厚的衣装,一层又一层,水流已经迫不及待,它们前后左右地挠蹄伸腿,一股股热气缓缓酝酿,顶开一朵朵细小的水花。我看见,一枚桃骨在枝丫上梳妆,山后的清风催着马蹄嘚嘚奔跑,广阔的河面发出噼里啪啦的乍响,一声呼啸,万物裹着生机扑面而来……
地址:中国·安徽·淮南 邮箱:hnmine@163.com
版权所有:淮南矿业集团 未经许可禁止非法拷贝或镜象 主办:淮南矿业集团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人民网安徽频道 淮南矿业信息管理服务中心
首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第二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备案/许可证号:皖ICP备06003131
皖网宣备110014号
淮南市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举报电话 0554-6646500
淮南矿业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54-7625020 举报邮箱:hnmin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