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集团概况 新闻中心 产业产品 史海钩沉 文苑撷英 艺术长廊 影像淮矿 淮矿微博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文化长廊 > 文苑撷英 浏览正文
 
【散文两章】乡村的树 作者:顾正龙
 时间:2017年11月23日17:34:37 来源:淮南矿业网 编辑:胡娜
 
乡村的树

    上个周末回老家,车还行驶在淮河大桥上,便看到淮河岸边一棵棵白杨树摇曳着。彼时的北风瑟瑟,除了灰蒙蒙的天空,就是一望无际灰蒙蒙的大地,间或有抹抹绿色,那是小麦在坚挺地生长。

    快到村口时,忍不住望向每一棵矗立的大树,每每走到一棵大树下,我又总是忍不住久久驻足。我长时间仰望着它,凝视着它:少年时我曾跟小伙伴们敏捷地爬到树上捉知了,曾一起折断柳条吹出欢乐的乐曲,曾将心中那个隐秘的名字刻在它身上,而不顾它默默忍受着的疼痛。如今,那些布满瘢节沧桑粗糙的树皮,干裂坚硬的树干,在朔风的抽打下,尽显巍峨与刚毅。

    村子前面,一律地种上了白杨树,此时的它们也脱去了绿衣裳,又几乎一致地向东南方向倾斜。眼前这两棵白杨,就像一对在风雨中相互扶持、甘苦与共的伴侣。它们在同一个时间扎根,沐浴着阳光雨露的普照、洗礼,一起茁壮成长,见证风雨沧桑;它们日夜守护相望,虬枝铁干是他们刚劲的臂膀,即便风狂雨骤,它们相互拥抱,一同抗击生活的重压,又一起迎来新的朝阳。

    乡村的树有一种凝重、沉静、古朴的味儿。它们的根扎在深层的土里,枝梢横斜交错,密密匝匝,呈现在灰色的背景下,冷静、凝重中透露着聪慧与豁达。

    乡村的树,因为民居散落的原因,不像城里的树都连成一片,它们是不规则地分布着,或疏散,或拥挤,或遮盖住楼房的顶部,或伫立在红瓦青砖的大门前,却彼此心心相映,共同抵御季节的寒潮、凄风与冷雨。乡村的树是“皮实”的,跟朴实经揣的庄稼人一样,尽管外皮有时伤痕累累,可骨子里始终是一种昂扬向上的任性与挺拔。

    乡村的树,多了些烟火气。或有鸟儿在上面筑巢,便引来孩子的阵阵仰望;或结有红彤彤的果子,就吸引着眼馋的小伙伴们找来棍子敲打;或长成浓密的荫凉,招来稍稍闲下来的大叔大婶们坐于其下闲聊收成与家事……

    接近傍晚时分,暮色四合,灰白的天幕此时成了画的背景,单纯而干净,疏影横斜的大片树枝,或者说树的上半个身子都呈现在这幅画布上,宁静而祥和。它们洗尽铅华,褪去盛装,坦诚展示着原始美和纯粹的真我。岁月见证了它们的生长,它们也似乎感受到了岁月的冲击和残酷,宁静不语,默默地守着这一方水土,庇护着在这块土地上辛勤耕耘、努力劳作的人们。这一片土地,不会荒芜,因为有人在上面洒下汗水;这些乡村的树,也一如既往地用坚守延续着对于土地的挚爱,生活于旁的人们便也领悟了把根留住的深长的意味,懂得了感恩这一千古不变的主题。

    乡村的树,它们悄然屹立,静静地看着来来往的行人。当年的孩子已成家有了孩子,那时正值青春的年轻人也进入了中老年的行列,而不少老人都已埋入黄土里。不管叫上名字还是叫不上名字的,乡村的树又不知不觉完成了一个圆满年轮的扩展。

    已过了小雪节气,乡村的树齐刷刷地张开仅存的枝桠,准备迎接着那来自天外的精灵,期待那洁白的雪花能做长久的停留。

晒 暖

    在严寒的冬季,晒晒太阳取取暖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晒太阳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负暄”。《列子•杨朱》里有个故事是这样 说的“昔者宋国有田夫,常衣緼黂,仅以过冬。暨春东作,自曝于日,不知天 下之有广厦隩室,绵纊狐貉。顾谓其 妻曰:‘负日之暄,人莫知者。以献吾 君,将有重赏。’”故事里农夫虽然显得 愚笨,但“负日之暄”想必是冬天人人 喜爱的吧。“暄”是温暖,是冬天最好的 礼物,这样的“负”,该是人间最暖的“负”。

    乡下老家,吃过午饭的老人们齐刷刷地蹲坐在在墙根的一角,有的在屁股下面垫上块砖头。身后的围墙上挂满了玉米棒子、红辣椒和咸鱼腊肉。老人们时不时地拿起烟锅在布袋里挖出一锅烟,用手压了压,点燃后狠狠地吸了一口,再轻轻地吐出,便打开了话匣子。今冬麦苗的涨势,老是阴着脸却怎么也下不来的天气,养老保险该办了……

    女人们聚在一起,张三家的打着毛衣,李四家的纳着鞋底,老妇人和小媳妇们叽叽喳喳地打趣着,一会儿将小媳妇们说得脸蛋通红,催促着赶紧换一个话题。昨儿个上街看上件毛衣,要七十呢,太贵了,明儿个再去看看,看六十元能不能买来?说这话时,老六家的眼中充满了希冀。前些天买了两条鱼腌了起来,如今看来有些少了,孩子他爸打电话回来要再买上两条。刘全家的话未说完,就引来大家的“攻击”:谁不知你在家说话算,硬说刘全要吃,我看是你嘴馋吧……就是这些家长里短,油盐酱醋,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题。一会儿又比比谁做的活儿精致,针脚更细密,花样更新奇,比较一番,议论一番,调侃一番。

    不知谁家的小狗,也在阳光下微眯着眼睛,摊开身子,让暖暖的阳光晒着肚皮,几只老母鸡,一步一点头地晃荡着,不时低下头在地上啄一口。草垛根下的几只鸡在频繁地刨着碎草,也许是发现了几颗草种子,争抢起来,强势地张开了翅膀,啄了另一只来抢食的一口,被惊觉了美梦的狗,猛地抬起头来,瞪着黑溜溜的眼珠子,威严地叫了两声,好像在训斥惊动了它的好梦。

    年轻人精力好一些,便做着手里的活儿边谈天说地,一点儿也不耽误,倒是那些上了岁数的老人,浸在暖暖的阳光中,有的已经睡着了,大半个身体靠着墙壁支撑着。

    工作在学校,那些有太阳的日子,课间十分钟,随着下课铃声响起,孩子们一个个像小鸟一样从教室里飞出来, 找有阳光照到的围墙,挤在一起晒太阳。跺跺脚,拍拍手,那些寒气,如抽丝般,从身体里一点一点地褪去,接着,渗入的是阳光的暖,从头到脚都舒坦……

    冬天的太阳下山早,到下午五点钟左右,天色已微微显出黑色,那些妇女们陆续起身回家准备晚饭了。老人们也缓缓起身,拍拍屁股上沾的土,拂去粘在身上的碎草屑起身往家去。孩子们此时恰好也放学了,正好迎上,一个大人便牵着一个或几个小孩回去。玉米棒、红辣椒等早已落入墙的阴影里了。

    都说冬天的阳光是天生的按摩师,用一双神奇而无形的手,抚慰着每一个辛苦而忙碌的灵魂。真是这样,一路上,无论老少,就听见他们在叙说着温暖的阳光,说明天接着来晒。
地址:中国·安徽·淮南 邮箱:hnmine@163.com
版权所有:淮南矿业集团 未经许可禁止非法拷贝或镜象 主办:淮南矿业集团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人民网安徽频道 淮南矿业信息管理服务中心
首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第二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备案/许可证号:皖ICP备06003131
皖网宣备110014号
淮南市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举报电话 0554-6646500
淮南矿业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54-7625020 举报邮箱:hnmin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