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集团概况 新闻中心 产业产品 史海钩沉 文苑撷英 艺术长廊 影像淮矿 淮矿微博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文化长廊 > 文苑撷英 浏览正文
 
【散文两章】雀之灵 作者:赵愚
 时间:2018年05月24日10:12:50 来源:淮南矿业网 编辑:胡娜
 
雀之灵

    小区的那片小树林,既是养鸟遛鸟人的天堂,也是鸟儿的天堂。每天上午六、七点钟 ,下午四、五点钟,几十笼鸟在这儿相聚。有的挂在高高的枝头,迎着朝阳或落日;有的挂在深深的绿叶丛中亲近着自然;有的挂在路旁的树桠上,看着人行车流的人间景致。鸟儿们在各自的笼子里上下翻飞,高声鸣唱,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我和“灵灵”半年前就相识在这里。一天早晨我无意间来到小树林,走到它的笼子前,它不跳不叫,却歪着头定定地看着我,我也静静地看着它,只见它嘴巴尖尖,尾巴长长的,眼睛四周有一圈明显的白色一直向脑后延伸,真像画的眉毛一样,非常可爱。我轻轻地向它招招手,吹吹口哨,它忽然灵动起来,只见它快速抖动双翅,头儿向前伸着,羽毛乍起,啭啭地叫个不停,一付热情友好的样子。它的主人走过来说,看来这只画眉和你老赵有缘,别人走近它会烦躁不安,吓得上蹿下跳,而你却不是。这只画眉叫灵灵,已有八岁,是从雏鸟养大的,很通人性。

    从那以后,我几乎每天和它“约会”一次。我拿个细树枝和蛐蛐草逗它玩。我用细树枝给它挠痒痒,尤其是颈背上它够不着的地方,它会一动不动地享受着。我用蛐蛐草给它扫眼睛、打耳孔,它舒服得像个熟睡的孩子令人心疼。我有时在草地上捉只蚂蚱、蛐蛐儿、小青虫给它开开荤,它更会欢蹦乱跳,兴奋异常,高声啼鸣。时间长了,我们成了朋友。前阵子我外出几天,回来后“灵灵”的主人告诉我,它这几天厌厌的,很不欢实不开心,叫得也少了,是在想你呐。我又何尝不是,在武汉东湖岸边我看到遛鸟人的几笼画眉,我走近前去亲热,我刚招手,上蹿下跳的那只鸟猛地飞到笼边,对我手指凶狠得叼了一口,立即见血。在异地它乡生鸟如何不友好地对待生人,这时我立即想起了我的朋友“灵灵”。

    灵灵的叫声和其它的画眉不一样,它每天早上和傍晚的“同一首歌”,在一群画眉的同时鸣叫声中,我一下子就能分辨出来。在灵灵悠扬多变的歌声里,我似乎听出了孙楠的高亢,刘欢的委婉,戴玉强的华丽和花腔女高音的欢快与花哨。每当下午我读书眼睛疲劳,写作有点头昏脑涨时,我总会走下楼来,亲近亲近灵灵。看看它在笼中腾挪跌宕,听着它美妙的歌声,总使我心沉气定,文思泉涌。

    灵灵飞了,飞走了,飞到了一颗大树的高高的枝头,我怎么吹口哨它也不应,怎么努力地够也够不着。我想也好,它飞回了大自然,它获得了重生,它获得了自由。一翻身原来是南柯一梦——但愿不是梦,但愿天底下笼中的鸟儿越来越少,但愿它们飞高飞远,飞向自由的蓝天,飞向自己的家园。

                    
鸟儿也疯狂   
                                               
    我住了十几年的小区,原来绿化就不错,现在更是林木森森,气势葳蕤。路旁和楼间的雪松、香樟、女贞、棕榈等都比碗口还粗,已有两、三层楼高。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每天清晨,喜鹊总在枝头“喳——喳”高叫,向人报喜,斑鸠在密林深处“咕——咕”地秀着恩爱,或从笼中逃脱、或被放生的画眉、百灵、叫天子更是撒欢儿地百啭千啼,还有那些“唧——唧”、“啾——啾”的不知名的鸟儿,也都加入到晨曲的大合唱中。

    我从小就是打弹弓的高手,在林子里打麻雀、黄雀,张手就来,弹无虚发。自从读了“劝君莫打三春鸟,窠中雏儿盼母归”的诗句,看了丰子恺先生的《护生画集》后,从此洗手金盆。试想嗷嗷待哺的小鸟,伸着头等待妈妈的归来,终未见妈妈的身影,那是何等的沮丧,何等的痛苦,今后还能否活下去都难说。然而当劳累一天,觅得食儿的鸟妈妈,兴致勃勃地飞回窠穴,却发现自己的鸟宝宝不翼而飞,一只不剩,那将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情景。

    这件事情就发生在我的楼下。一天上午我正在书房看书,忽然听到窗外“喳、喳”一片,响声大作,声音好难听。我到窗口,发现有一、二十只鸟儿上下翻飞,左冲右突,急促不安,腾挪跌宕,那气势好吓人。这种鸟我见过,背上和尾巴上的毛黑白相间,比麻雀稍大,平时叫声也挺好听。楼下乘凉的大妈都在议论纷纷。

    我赶紧下楼,看到一个小女孩手里拿着一只小鸟在那儿玩,而那群鸟正是冲着这只小雏鸟来的。听门邻说,小女孩的爸爸从自家冬天用的燃气热水器的出气烟道里,掏了四只小鸟,黄嘴丫,毛没长齐,只能蹦蹦不会飞,他留了三只在家用盆子养着,一只稍大些的,给自己的小女孩拿到楼下玩。那群鸟简直发疯了,发狂了,叫声更加悲愤、凄惨,有的鸟儿飞到离人群只有两、三米的地方,有两只几乎飞到小女孩的手边,上、下扑腾。小女孩也有点害怕,在人们劝说下,把那只小鸟放到树下的草地上,几只大鸟呼啸而下,叼起小鸟,迅速飞走了。

    但事情还没完。枝头、林间还有不少这样鸟仍然上下穿梭,高声聒噪,四处寻觅,异常不安。小女孩的爸爸在楼上目睹了这一切。只见他端着个纸盆下了楼,他在人们的注视下,脸红地把三只雏鸟小心翼翼地一只一只地放在林下的草地上,鸟儿们欢呼着、雀跃着,(声音比原先好听了不少)“呼啦啦”一下叼起了自己的宝贝儿,飞高、飞远,不知飞到哪儿去了。楼道静了下来,林子静了下来,纳凉的人们久久地议论着这群疯狂的鸟儿的胜利大逃亡......

    鸟儿也是大自然的精灵,和我们人类一样,有感情、有语言、有抱团的精神,深知“团结就是力量”。从我亲眼所见鸟儿也疯狂以后,我每天在客厅空调的室外机上放上盘水,放些饭粒,每当看到吃光喝完,心头那种说不上来的快乐总是油然而生。
地址:中国·安徽·淮南 邮箱:hnmine@163.com
版权所有:淮南矿业集团 未经许可禁止非法拷贝或镜象 主办:淮南矿业集团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人民网安徽频道 淮南矿业信息管理服务中心
首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第二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备案/许可证号:皖ICP备06003131
皖网宣备110014号
淮南市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举报电话 0554-6646500
淮南矿业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54-7625020 举报邮箱:hnmin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