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集团概况 新闻中心 产业产品 史海钩沉 文苑撷英 艺术长廊 影像淮矿 淮矿微博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文化长廊 > 文苑撷英 浏览正文
 
【散文】又走这段石板路 作者:刘和平
 时间:2018年07月26日10:49:0 来源:淮南矿业网 编辑:胡娜
 
    前几年,旅居芜湖的一段时间里。似乎很多记忆活泛起来,那尘封的过往,又唤起我的伤感。

    那天弟弟休息,我们决定去峨桥看看。那是我们作为下放知青而与此结缘的地方。

    四十多年前,我们背着小小的行囊,背着远大的理想,带着青春和活力来到了我们完全陌生的环境中,从这里踏上了社会的第一步。

    司机是峨桥人,30岁,问起一些往事他已经不知道了,因为我们的记忆定格在40年前,那时他还没有出世。

    他把我们放在一排建筑面前,说这就是峨桥了。我们惶然,觉得这是很新的建筑,尽管这些建筑也有20多年历史了,可那不是我们记忆中的峨桥。这些建筑建在八十年代初期,和我见过的其他许多乡镇建筑一样,没有特色,标志是墙外贴着白色的长方形的瓷砖。

    我记忆中的峨桥是一个临河的小镇,那河叫漳河。河埠,渡船,石板路,宽最多不过三米的街道,两旁的木板门的商铺,炊烟在河边的广袤的田野里袅袅升起。在这条石板路上,早晨农村妇女用篮子挎着来卖的水灵灵的蔬菜,带杆的毛豆,自家收的菱角,甘蔗,附近的农民赶早用渔网网些漳河的特产小仓鱼,不多,一斤两斤的,卖了换回油盐豆腐。静谧安详的一个小镇,常住人口不多,家家户户都熟悉。路上行人不多,没有代步工具,肩挑手提全凭劳力。唯一可载重的只有不多见的独轮车

    我们魂牵梦绕的是这样的峨桥。我们阔别40年,挥之不去的是这样的峨桥。我们多次想再踏上的是这样的峨桥。

    可是,我们在边问边找中感觉到了凄凉和失望。

    那个我们梦中多次出现的峨桥老街被拆了。

    街道只剩一半了,那一半拆了,还有一半的房子破旧的告诉我们它们也会很快的消失在人们的记忆里了。石板路还在,住户已经不多,路上少有行人。了无生机的一个苟延残喘的街道在诉说着昔日的繁华,仿佛是一个被人遗弃的老人,它昔日的辉煌,它往日的繁荣,它曾经有过的生机勃勃,它从无到有的成长,都只能丢在风中成为记忆,当记得它的人也被记忆丢在风中,它的存在就将是一段后人无从寻找的记忆。

    人老了,就喜欢回忆往事,当我们来到阔别40多年的峨桥,我们是年近花甲的老人了。四十年前,我们作为知识青年下放到峨桥附近的生产队,那时的峨桥和我们一样纯朴一样充满希望,尽管它的存在年代远远大于我们。可它是充满生命活力的。

    我们在这四十年中,只顾自己追名逐利,只顾家庭子女,只为了所谓的那份事业,为了那些不想说的话不想见的人,耗费了生命,将这份记忆遗忘了,就像对我们年迈的双亲,我们总有那么多的理由对他们说忙,等我有空再说。可双亲等不及了,双亲在等待中耗尽了生命,我们有时间时已是阴阳两隔,音容笑貌已经无处可寻。

    慢慢走在这条很熟悉又很陌生的石板路上。看风干剥蚀的墙壁门板,看楣头上那些留有时代印记的店名,看路边摊上的琳琅满目现代的小商品,历史和现实就这样不协调的衔接着,些许酸楚些许感慨涌上心头。仿佛风烛残年的老人在盼望着它的儿孙来看他一眼。

    不忍再看,看这些我们想看又不愿意看的情景。逃似的离开了,眼中的峨桥老街与记忆中的峨桥相隔了四十年,完全变了,犹如一个青春少女变成了一个佝偻老妇。

    尽管在我们下放农村曾经走过的路上盖起了一排排新的商铺,水泥路上汽车摩托车往来穿梭,尽管峨桥因为它的茶叶集散地闻名全国,尽管峨桥因为一届总理的到来蜚声天下。它们是新的峨桥,是贴了改革开放的标签的峨桥。我似乎不认识它,它是我们走后四十年的产物,它和我们的记忆无关也就说不上亲切。所以匆匆走过峨桥街道把那些成绩留给关心它的人诉说,我想念我心中的我记忆中的那个古朴的河边小镇,那个被称为峨桥老街的地方。

    回来的路上,车在田间的路上飞快急驶。原本的田埂修成了水泥路,虽然只够一辆车过。车窗外,两边是稻田,杂交水稻茁壮,品种也早换代了,只有田间的荷花塘还是那个模样,荷花还依然茂盛如四十多年前的样子,那是大自然不变的馈赠。
地址:中国·安徽·淮南 邮箱:hnmine@163.com
版权所有:淮南矿业集团 未经许可禁止非法拷贝或镜象 主办:淮南矿业集团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人民网安徽频道 淮南矿业信息管理服务中心
首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第二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备案/许可证号:皖ICP备06003131
皖网宣备110014号
淮南市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举报电话 0554-6646500
淮南矿业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54-7625020 举报邮箱:hnmin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