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集团概况 新闻中心 产业产品 史海钩沉 文苑撷英 艺术长廊 影像淮矿 淮矿微博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文化长廊 > 史海钩沉 浏览正文
 
【淮矿家史】淮南煤矿的苦难历史
 时间:2017年09月14日17:54:14 来源:淮南矿业网 编辑:田庆伟
 

    【导读】
    1938年2月,侵华日军第三师团(又称名古屋师团)在侵占蚌埠和怀远后,其主力将侵略魔爪指向淮南矿区。国民革命军第48军在洛河-北炉桥一线奋起抵抗,终因战术失误、寡不敌众,被迫撤退到河南、湖北一带。5月30日,日军第三师团一部由怀远沿淮河北岸西犯上窑。6月3日,凤台县和寿县相继沦陷。6月4日,日军由上窑西进,先后占领田家庵、大通、九龙岗三镇,由此开始了对淮南煤矿长达7年多的法西斯统治。


☆第48军洛河-北炉桥防御战示意图

☆日军占领上窑

    1938年6月29日,由满铁调查队别所调查员组成的“日军特务部淮南炭田调查队”来淮南煤矿进行第一次调查。8月25日,日本铁道省调查团、三井及三菱调查班等,以一个月的时间对淮南煤矿做了详细勘查。翌年6月6日,日本中支那矿业资源调查第十一班又用一个月时间进行第三次勘探。经过调查和筹备,1938年9月21日,在日军的武力胁迫之下,华商大通煤矿公司大通矿交与日本垄断财团三菱饭冢炭矿经营、淮南煤矿局九龙岗矿交与日本三井矿业公司经营。11月27日,日本侵略军在大通矿和九龙岗矿开始掠夺性开采,主要图谋是为了侵华战争的军事需要,把淮南煤矿作为侵华日军在华东地区的重要燃料补给地。

    1939年4月21日,日本兴亚院在华联络部与汪伪政府实业部决定,将大通矿和九龙岗矿合并经营,改组为股份有限公司,采取招股集资的方式,强行将大通矿和九龙岗矿原有资产低价作股合计仅为430万日元(其中,九龙岗矿180万日元,大通矿250万日元),另招日本的中支那振兴株式会社、三井矿业株式会社、三菱矿业株式会社、华中矿业株式会社4家企业新股1070万日元,总资本共1500万日元,成立所谓“日华合办淮南煤炭股份有限公司”,直接由侵华日军军部控制。总公司设在上海,在淮南设立“淮南矿业所”。

    为了有效控制煤炭资源和煤矿生产,侵华日军决定将怀远县大通特别区改称伪“定淮特别区”,直属驻蚌埠日军警备司令部管辖。据日本《淮南炭矿》一书“公司之使命”一节中记载:“我社在皇军的庇护下,一面警备,一面出煤,同时准备应付国际局势的突变,尽一切努力完成年产200万吨煤炭的5年计划,为东亚新秩序的建立做贡献。”由此,可以清楚地看出,所谓“日华合办淮南煤炭股份有限公司”是日本侵略军的重要工具,同时暴露出日本帝国主义强占中国煤炭资源的豺狼野心。

☆日军出版的《淮南炭矿案内》及矿业所附近略图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加紧对中国沦陷区的掠夺。日本政府制定的《应如何使用帝国资源圈》,确定15年内在中国开采煤炭2亿吨。淮南矿业所所长川口忠据此制定的《增产五年计划》中明确要求,淮南煤矿的煤炭产量要从1939年的21.5万吨,到1946年增加到235.2万吨,七年之内增加11倍。为实现这一野心勃勃的计划,日本人置正常的生产秩序和生产规律于不顾,取易撇难,挑肥丢瘦,乱挖乱掘,竭泽而渔。在开拓掘进上,无计划、无设计,石门走向杂乱无章,煤层掘进见“压头”就丢,盲目性极大。在采煤方法上,沿用落后的落垛式,往往是上部未采,下部煤就采空,资源浪费极为严重。在基本建设上,虽然用掠夺来的旧设备东拼西凑,修建了总装机为6200千瓦的大通发电所和下窑发电所(今田家庵发电厂),但生产的电力主要供应煤矿通风、井下照明、机电设备和日本宪兵队及日本职员使用。矿工在井下干活,仍然是油灯照明,手稿刨煤,大筐抬煤,人力推车,效率十分低下。在安全上,日本人视淮南矿工生命为草芥,井下支护低劣,通风设施极差,事故频繁发生,工人生命毫无保障可言。仅仅7年多时间,日本侵略者就把一个好端端的淮南煤矿糟蹋得“险象环生、井身歪斜、巷道坍塌、水仓淤塞、井下风道时断、回采率不及40%”的百孔千疮局面。

    日本侵略军强盗式的掠夺开采,严重破坏了淮南煤田的整体性,大大缩短了煤矿的服务年限,为以后的煤炭开采特别是解放以后的开采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

    从1938年6月4日至1945年8月15日止,日本侵略军在淮南煤矿共计经营7载,掠夺煤炭405.4万吨,断毁丢弃的煤炭资源达1200.3万吨之多,回采率不及40%。掠夺的煤炭,除少数在矿山就地使用和出售外,主要供给华东、华中敌占区的铁路船舶、工矿企业和民用等。

    为了加快对淮南煤矿的掠夺,加强对煤矿工人的控制,日本侵略军在淮南矿区建立了一套十分严密的法西斯统治体制,其要害:一是大权全部掌握在日本人手中,课长以上头子和大小单位的正职都是日本人,哪怕只有几个人也要日本人负责。二是实行多形式、多层次的统治管理,各矿都有矿警队、稽查队、包工柜等多种统治机构。三是使用极其野蛮、残酷的统治手段,打死人、打伤人的事经常发生,矿里矿外经常传出受害者的惨叫声和日本侵略者的吼叫声。

☆日军警备司令部旧址 

☆日军修建的碉堡

    在政治军事上野蛮统治淮南煤矿的同时,日本侵略军还怂恿封建把头在经济上残酷剥削和欺诈矿工,其手段主要有:招工剥削、保管剥削、出煤剥削、食宿剥削、发放剥削、放债剥削、开店剥削、童工剥削等。依仗着日本人势力,封建把头还打着“包工为大伙,花项大家摊”的幌子,巧立各种名目,任意敲诈勒索,压榨工人血汗钱,吸吮工人血膏,更是不胜枚举。

☆日本人开设的商店

    1972年,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反映大通矿“万人坑”阶级教育展览馆以泥塑为主题的画册《矿工愤》,以生动的艺术形象,深刻地反映了大通矿矿工进矿如进鬼门关的真实情景。工人每天上班要过逼班关、进矿关、交牌关、领灯关、搜身关、上罐关等“六道关”。关关要过,关关难过,尤其是进矿关和搜身关。工人进矿时一面掏工牌,一面向站岗的日本兵鞠躬行礼,还要经过侮辱人格的搜身,动作稍微慢一点,不是遭受一顿训斥,就是遭受一顿毒打。

☆矿工进矿“六道关”场景(泥塑)

    1942年秋,席卷矿区的瘟疫致使大批矿工死亡。日军令矿工用芦席、竹笆在大通矿东门外搭建了5间简易房子,周围拉上铁丝网,把患病的矿工强行集中到这里进行隔离,名曰“大病房”。里面无医无药,也无护理,更不许探视或进出,是个名副其实的隔离所。工人说:“名曰‘大病房,就是停尸房;进了大病房,十有九人亡”。自“大病房”设立时起,每天都有大批病人被拖进来,同时还有大批尸体被拖出去,有时多达70具。

☆大通矿“大病房”场景(模拟灯箱)

    1941年至1944年,日本侵略军从河南、山东、江苏以及安徽抓骗来的劳工人数达70000人之多,数年间被打死、累死、饿死、病死以及事故伤亡的矿工更是不计其数。在死亡矿工中,大多数的矿工都被抛尸舜耕山下。1942年冬,大雪覆盖了整座大通煤矿,也覆盖了南山脚下“侉子林”数万矿工的尸骨。第二年春天,大雪融化,尸骨遍野,腐烂的尸臭弥漫着大通煤矿。日本侵略军为了掩盖屠杀中国人民的滔天罪行,强迫矿工在南山脚下挖了3条30米长、宽5米、深3米的大坑,用来埋葬死去的矿工,甚至连未断气的矿工也抛入坑内,丢一层尸骨洒一层石灰,就这样形成了白骨累累的“万人坑”。

    据日伪档案统计,从1942年6月至1943年4月,坑中共埋葬矿工达13000人之多。大通矿“万人坑”中的累累白骨,成为日本侵略军对中国人民所犯下滔天罪行的铁证。

☆大通矿“万人坑”内景

☆大通矿“万人坑”教育馆外景

(特约撰稿人:孙学海)

地址:中国·安徽·淮南 邮箱:hnmine@163.com
版权所有:淮南矿业集团 未经许可禁止非法拷贝或镜象 主办:淮南矿业集团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人民网安徽频道 淮南矿业信息管理服务中心
首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第二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备案/许可证号:皖ICP备06003131
皖网宣备110014号
淮南市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举报电话 0554-6646500
淮南矿业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54-7625020 举报邮箱:hnmine@163.com